社会无法分流“差生”

     广州市今年有5000多名初中毕业生缺席中考,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被毕业学校强行“分流”、不允许参加中考的,目的是避免他们拉低学校的平均分。(详见6月17日《新快报》)

     “分流”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被排斥或抛弃在主流之外。而这里被分流的不是什么工业产品,是十五六岁正值成长关键阶段的学生。

     中考考场是他们与健康成长的决裂点,他们将在学校的鄙夷、同学的嘲笑、父母的责骂、旁人的冷眼里,孤独地走向放逐地。他们可能会依靠在一起互相取暖,可能会沉溺于网络的虚幻世界,可能会以暴力或偏执对抗抛弃他们的社会……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们的心灵将再难以汲取来自社会主流的健康营养,他们与主流的关系不可避免地充满敌意。

     一个班分流六七人,一个学校分流四五十人,全市缺考的5000多名初中毕业生中,属于被分流的大概不会少于数百人吧?

     一年数百人被赶出校园,除了这数百颗少年心灵从此沉沦之外,留给社会的又是何等隐患?何况年年如此,年年累加!

     在如今校园,对学生嫌“差”爱“优”并不仅仅表现在大考。有的学校仍然根据学生成绩分班,对“差班”放任不管。有班级将好学生安排在前排座位,差生安排在后排座位,对差生的要求是:只要不影响前面同学,随便你睡觉也好,看闲杂图书也好。还有学校在大型活动中,为避免差生捣乱,点名不让几名“钉子生”参加活动……

     的确,现在学生教育起来有相当难度,有的安排看起来是学校、老师不得已而为之。但是只要对学生还有肯定,教育就还有希望。而对后进生“贴标签”,甚至将其驱离校园,使其自暴自弃,教育便会无从入手。

     学校可以将“差生”推卸给社会,可是社会是无法将“差生”分流出去。在社会风气、道德教化、治安、就业等方面,由全社会品尝的恶果,也许就来源于一次校园分流的种子。

     在考评指标面前,相当部分的学校重数据构造而轻数据的来源,重数据的好看而轻数据的真实。升学率、平均分……都是学校参加系统考评以及下年招生宣传的“重磅砝码”,对学校的重要性远超过了几个毕业离校学生的前途。这迫使我们反思,对学校工作的考评标准是否该进行调整了。

 

(日京/编制)